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剧情介绍(1-34全集)
   穿帮网
   我说两句   查看评论
   

  电视剧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》是由胡意涓、刘健执导,刘晓庆、六月、田丽、霍政谚、徐光等主演。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剧情讲述了民国时期佟家大家族的爱恨情仇,反映旧时代女性受男尊女卑、一夫多妻的封建思想桎梏,有苦也不得诉的故事。

  故事从佟振海(寇振海饰)的两个老婆说起,玉英(刘晓庆饰),映瑶(田丽饰)半辈子斗争不休,相互嫉恨。就在一次振海微恙,两个女人为让他在自己家里养病互不相让,不料振海却静静出了门。两方还在混乱争执之时,恶耗传来,佟振海死了!然而灵堂上,两个女人继续争的是家产和未亡人的身分。未料云生(李晨涛饰)携一双儿女出现,弱智小磊(李依轮饰)当场冲着遗像喊爹,举座震愕哗然,这才知道,振海外头还有个家,孩子都生了。灵堂上顿时混乱一片。

  不忍云生母子三人可怜境遇,天宇(徐光饰)假立遗嘱,帮他们争取到遗产傍身。然玉英、映瑶各怀鬼胎接近云生,天宇担忧并说服云生一家离开上海。他乡之外,云生恍惚,齐非(六月饰)靠天宇每月汇款勤俭辛苦地支撑一家生活。

  映瑶为股份大闹公司,平川(郑晓民饰)为求息事答应其所有要求,被玉英狠狠责备。少琪(鲁昕儿饰)为取悦可凡(霍政谚饰)陪映瑶跳舞,平川一心搅局,故意带玉英前来,舞场大乱。玉英倍受打击病倒,借由探病,映瑶更加确定少琪对可凡的心意。

  平川请映瑶出钱办选美,引起映瑶一家争执不休,可凡难忍家人钱财嘴脸,负气出走寻齐非。齐非和天宇恰回上海扫墓,反与可凡错过见面之机。平川不肖败家,玉英将平川扫地出公司,映瑶亦牵连受到挫折,心中气愤。

  齐非带小磊上坟遇见少琪,小磊被狗咬,两人首次正面冲突,齐非被少琪言语刺激,与可凡生情感危机。玉英私见齐非,协议只要齐非退出选美则云生可入墓园。齐非突然变卦,映瑶误以为是天宇从中作梗,故意让友宁起疑,搅得天宇自顾不暇。玉英默许少琪和可凡交往,并私下找映瑶为儿女亲事达成秘密协议。而齐非、可凡却已私定终身。映瑶一面急于认养齐非姐弟,一面又找借口叫可凡去陪少琪,齐非心中委屈,与可凡冷战以致于生病。

剧情介绍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

  齐非病情拖延,带着小磊在墓园遇见天宇时,齐非昏倒被送医院。天宇照顾齐非,友宁内心矛盾通知映瑶,小磊被映瑶带走,后被唐母强锁房中,可凡知道实情后痛悔不已,前往看望齐非,两人深情剖白。可凡明确拒绝少琪,少琪伤心欲绝到病院求齐非退出。玉英亦为少琪找到映瑶,映瑶狮子大开口,玉英挫败非常竟想杀掉映瑶未果。齐非被映瑶百般欺瞒,以致于对天宇误会重重。然而天宇此前意外撞见玉英、映瑶会面,已经起疑调查,后将真相向齐非全盘托出,齐非倍受打击。

  可凡带着小磊参加选美大赛,小磊在外受欺负,天宇赶来大打出手,齐非更不惜咬人。映瑶当众宣布可凡、少琪婚事,齐非愕然醒悟,以必死之心宣扬身世,现场一片哗然。可凡被家人伤透心,不顾一切来找齐非。齐非和可凡在外过夜,两人海誓山盟决定要在一起。少琪得知亦忧伤不已,而玉英已经筹谋对付映瑶,她大胆决策,暗中脱产套现,与映瑶见面确认婚事乃是骗局后,玉英更果断行动。映瑶房产连夜被抄,兄嫂无情出走,映瑶走投无路。进而认养齐非不成,映瑶迁怒天宇,在可凡前挑拨齐非和天宇的关系。可凡气极,与齐非起争端而冲走,后齐非独自查出已经怀孕。

  玉英釜底抽薪,映瑶步步被逼,绝望竟欲自尽。可凡救下,陪映瑶前往与玉英谈判,映瑶不惜跪求可凡娶少琪。可凡想求齐非借钱向玉英买回房子,然两人各有心结终不欢而散。可凡意气用事,决定要娶少琪。齐非左右为难,想要告知可凡,却一再错过。友宁知晓齐非怀孕,同情帮助之余找到映瑶托出真相,反被映瑶伤至自身流产。映瑶为此私见齐非,被齐非痛斥后转而在可凡面前挑拨,将天宇卷入二人感情,令到可凡心烦意乱。齐非决定休学,天宇不知个中缘由所以气愤难当。

  玉英从香港回来,准备帮少琪和可凡筹办婚事。齐非带着金子几番奔走终在新房找到可凡,而误会种种在前,可凡粗莽抗拒,齐非心痛亦未告知身孕之事,且伤心之下私自打胎,幸好及时送医保住孩子,天宇这才得知真相,又惊又气。

  眼见家人至亲自私嘴脸,可凡不能抗拒又不堪忍受,在与齐非的回忆里找慰藉,没有心情与少琪培养感情。玉英对可凡的状态深感担忧,之后又从小磊口中偶然得知齐非身孕之事,惊骇非常。她与齐非私下谈判,狠下决心以云生入葬墓园换得少琪幸福,为母亲最后心愿,齐非咬牙应承玉英,心中却更悲伤。另一方面,玉英跟映瑶摊牌,映瑶为促成可凡婚事,私下找齐非劝说其打胎,齐非心生犹豫,手术台上蒙混过关,映瑶误以为事情了结。然齐非彻悟,告知玉英会离开可凡,但不以母亲入葬墓园为交换条件,情愿独自背负一切养育孩子,玉英感慨怜惜。

  可凡念念不忘齐非,背着少琪多次回到租屋缅怀过往,玉英洞察一切,逼迫可凡二者只能择一。可凡与齐非再见面时,一切难以挽回,两人悲伤分手,可凡终对孩子一无所知。齐非强忍悲伤,决定离开伤心之地。少琪不知个中原委,准备结婚之余对齐非仍心怀不满。少琪街头路遇齐非,公然挑衅,齐非心中怨怒掌掴少琪,少琪归家哭诉,玉英心知齐非身受苦楚,唯有苦劝女儿宽以待人。但平川仍带一干恶人找齐非寻衅滋事,幸好天宇、小磊及时赶到,齐非才能得救。平川罔顾亲情,一心为钱,甚至私下追问少琪陪嫁财产数目,玉英痛心无奈。

  婚期临近,看着势利的父母欢天喜地,可凡只有更加煎熬于对齐非的感情。玉英对平川彻底死心,专心为少琪的婚事上下打点,疲惫中终对女儿讲出多年心事,感概万分,泣涕涟涟。但见可凡、少琪终于如期进行婚礼,不料新婚之夜横加变量,唐母暗中偷藏聘礼金条两根,让映瑶为圆场面不得已送出钻戒因而负气指责,二人争执中大打出手,唐父拉架时被推到,滚下楼梯,毙命于正欲出门的少琪面前。

  少琪返家,受惊过度,以及新婚当夜可凡醉酒只知呼唤齐非之名,令她心痛万分。可凡亦深受刺激,语出癫狂,吓到映瑶、唐母,不知所措。可没想映瑶、唐母还试图推卸责任,竟说少琪命硬,玉英心如死灰,决定让少琪

  离婚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不肖子平川盗取聘礼金条,赌博输去仍旧不肯认账,玉英携一干人证物证厉声指责,平川大怒拒不悔改,还失口说出少琪不孕之事,玉英悲愤难当,竟亲自将平川送入监牢。尔后玉英几次三番入狱看望平川,原来她送子入狱的真正目的是为让儿子戒掉鸦片烟。

  天宇终向齐非表白,然君子之爱与前事相别。友宁对一切心知肚明,坦诚将往事相告于齐非,惊晓“假遗嘱”之事,友宁劝慰齐非“爱要及时”。 天宇亦被友宁的宽容所感,亲自将齐非身孕的始末告诉可凡,可凡无法谅解姑姑映瑶对齐非腹中胎儿曾痛下杀手,希望取得齐非原谅并和少琪离婚。

  可凡一面恳求少琪,一面三番四次寻找齐非,齐非被可凡诚意感动,两人历经波折终重归于好。可少琪恨意难消对无爱的婚姻仍不愿放手,玉英有感于历史重演。映瑶亦不甘心可凡放弃,冲动之下竟欲杀死齐非,二人打斗中映瑶摔下山崖,重伤脑瘫,昔时风华转瞬云烟。

  平川从监牢放归仍不思悔改,被教唆偷钱之时捅伤小磊,玉英身心疲累,甘愿顶罪。小磊幸得不死,齐非平安产下女儿,愿以宽宏的大爱饶恕平川,并不予上诉,玉英感恩。少琪也终醒悟,同意离婚,成全齐非和可凡。云生墓前,齐非携众人述追思之情,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于大爱宽容中归于圆满。

欢迎关注穿帮网微信公众号:wwwbugcn
Copyright 2007-2017 BUG.CN